燕山君是誰?揭祕古朝鮮最殘暴有念母情節的國王

WellBay 10天前


說到燕山君其實很多人認識他應該是從韓國的電視劇裡面知道這個人的,其實他在韓國的歷史上也還是挺有意思的,也算是歷史風雲人物了,那麼有的人要問了,但是從電視劇裡面看得出來,這個人好像是十分的殘暴了,而且也十分的無度,念母情節十分的嚴重,那麼他到底是一位什麼樣的人呢?下面就跟隨小編繼續揭祕看看吧!

個人認為,要真正看出這部片子的味道,要熟悉這個片子中講的那段歷史。這個片子裡的王,是李朝歷史上殘暴的君主燕山君李隆(豎心旁隆,韓國漢字,1494——1506年在位)。不得不說,這個王演得實在是太好了,把這個有嚴重俄狄浦斯(戀母情結)傾向的人刻畫得入木三分。

燕山君是朝鮮李朝的第十任君主。和他同期的大明皇帝,是明朝歷史上的有道之君弘治帝(明孝宗)。諷刺的是,燕山的作為根本不像弘治,卻和弘治的兒子正德(明武宗)十分相似。然而,和正德比起來,燕山君可以說是殘暴有餘,而荒唐不足。

片子裡的燕山君在每當朝臣們提到他的父王時就會暴怒,似乎和自己的父王有著深刻的仇恨——事實的確如此。燕山君之父,是李朝第九任君主成宗(1469——1494);燕山君之母,則是尹氏。在李朝歷史上,成宗是一個有道之君、勤政愛民、優待儒生:在他統治時期,李朝進入了全盛,這也是片子裡大臣總對燕山君說他父王如何如何好之類的話的原因。

尹氏本是一個宮女,在受到成宗的寵幸之後晉位王妃,併為成宗生下了王子李隆,也就是後來的燕山君。一開始,成宗和尹氏十分恩愛,尹氏可以獨享專房之寵。可成宗畢竟是國王,身邊不缺女人,漸漸地便寵愛起了別的嬪妃。尹氏是個妒婦。為了奪回丈夫的寵愛,她不惜採取極端手段,攜帶毒藥,準備毒死受成宗寵愛的嬪妃。憤怒的成宗將尹氏降格為嬪,可尹氏好不收斂,這引起了宮中大臣以及成宗之母仁粹大妃韓氏的強烈不滿(仁粹大妃,就是電影裡被燕山君撞死的那個老婦,是燕山君的親奶奶)。尹氏見自己的位置終究不能確保,便陷入瘋狂,和成宗打了起來,抓破了成宗的臉。震怒的成宗遂以毒藥賜死尹氏。尹氏死前曾說:“將我葬在國王經過的路旁吧!好讓我一睹日後兒子君臨一國的英姿!(就是電影裡孔吉演戲時候說的那句話)”。尹氏死後,成宗命令任何人都不得再提起她,並將她從歷史中徹底“抹掉”,把幾乎一切和她有關的資料和東西都銷燬了。當時,李隆年紀還太小,對許多事情都懵懵懂懂的,不能理解到底出了什麼事。不久,另一個也姓尹的嬪妃生下了成宗另外一個兒子李懌(後來的中宗)。

李隆也意識到,自己沒有母親,父王對他也很冷漠。有一次,李隆出去玩,回宮以後成宗問他:“在宮外都看到了什麼有趣的事情啊?”(這是成宗少有的展現父愛的時刻)李隆回答:“看見母牛和小牛在一起,非常羨慕。”後來,大了一些的李隆在宮廷檔案中發現一個尹姓陌生宮人的事蹟。追問之下,他才意識到那就是自己的生母,也知道了自己的奶奶和父王當年是如何逼死自己生母的。因此,在真相大白之後,李隆對母愛的渴望就化成一股畸形的俄狄浦斯情節,想要報復自己的父親。

1494年,成宗死,李隆作為世子繼位。一坐上王位,燕山君(下文皆稱李隆為燕山君)就開始了對父親的復仇。他向父親生前喜歡的寵物放箭,欣賞那寵物痛苦掙扎而死的樣子。接下來,他便將屠刀轉向父親生前親近的大臣。

當時,李朝朝臣本分為兩派,一派位勳舊貴族(李朝勳貴勢力很重),一派為科舉出身的士琳派。成宗親近士林派,這些儒臣便成為燕山君仇恨的物件。1498年,燕山君以一起文字獄為突破口,在勳貴慫恿下對士林派進行大規模清洗,屠殺了三十多名親近成宗的儒臣,將已死的士林領袖金宗直開棺戮屍,製造了殘酷的“戊午士禍”。

屠殺過後,燕山君卻發現自己雖然是國王,卻並非能夠為所欲為的。李朝的制度是仿明而建的,君主在這一制度中雖然理論有至高無上的獨裁大權、能夠對朝臣中的任何一人進行傷害,乃至奪取大批朝臣的性命,卻不能違背“禮”,也必須政府機構運作中君主的義務——他要籤閱無數檔案,必須出席各種各樣的典禮和儀式,要在官員們互相扯嘴皮子時做出仲裁,還要在私生活方面被官員監督——只要他生活上一有什麼行為違背了“禮”,官員們就會上書從道德上否定他的行為,抬出“祖宗”“社稷”之類的東西壓倒他,而他雖為王,卻不能違背祖訓——在太廟裡,他還要對祖宗的牌位磕頭(君主在這種體制裡的尷尬處境,《萬曆十五年》有著生動的描述)。他被要求為神,而不是人。他的一舉一動在大臣眼裡都必須符合儒家禮儀、必須像一個“神”。至於他的喜怒哀樂,他的私生活,那都不是他個人的,而是關乎天下的。理想的君主最好像成宗,或者當時的大明弘治帝那樣端拱而治,無慾無求,一言一動都小心謹慎、符合儒家典禮。他是“王”,大家只希望他成為神化的王,而不是一個有七情六慾的叫李隆的人。

因此,你可以想象在屠殺士林之後的燕山君有多鬱悶了。他雖然可以像踩死螻蟻一樣殺掉大臣,卻不能跳出祖制給他安排的角色。因此,就像弘治帝的兒子正德帝(明武宗)一樣,他開始了另類的反抗。他將國中的勳貴的豪宅和成均館(李朝太祖建立的,類似明朝國子監、今天的中央國立大學)全部改成宴會廳、樂坊和妓院(這也是電影裡為什麼孔吉他們能進宮的原因),成均館中的儒生全被驅逐,燕山君蒐集全國美女樂工填充其間,強迫醫女為官妓,每日瘋狂搞事情;大量佛寺則被燒燬或改建成妓院,僧人被趕走,代之以妓女。他將首都漢城的一大片區域(方圓三十里)拆毀,把那裡的百姓趕走(片子開始,六甲對師兄說過這事),為自己建造了巨大的狩獵場。

燕山君窮奢極欲、大增賦稅,又流水般花錢,使朝鮮國庫日益捉襟見肘,民生艱難。為此,他決定向掌權的勳貴們要錢。那些勳貴們雖然在奢侈縱慾上不及燕山君,生活卻也是非常腐化的。因此,電影中有這麼個片段:孔吉他們在燕山君面前表演諷刺貪官的戲,燕山君便把一名貪官用酷刑殺掉了。影片想反映的,是燕山君的這麼一種心理:“你們說我窮奢極欲,整天規勸我要勤政愛民簡樸,可你們這些大臣們難道自己就乾淨嗎?你們有什麼資格說我!”這一心理,讓人想起了將張居正抄家的萬曆帝(明神宗)。

標籤:燕山君古朝鮮

上一篇:唐朝的名門望族會娶公主為妻嗎?唐朝的門閥觀念有多重?
下一篇:北魏胡太后胡充華個人簡介 北魏胡太后胡充華開放生活史揭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