紅樓夢中秋爽齋是什麼地方?暗示著賈探春最後的結局?

WellBay 10天前


  探春是賈寶玉同父異母的妹妹,在賈府女兒中排行第三。接下來*小編就帶來歷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賈母兩宴大觀園,邀請劉姥姥遊覽。早飯上,劉姥姥被王熙鳳和鴛鴦設計,極盡搞怪之能事。大家噴飯無心吃喝,只看她的表演。

  劉姥姥被戲耍,看似賈家不仁義。實則她上門“打抽豐”,本就自取其辱,也早有心理預期,談不上什麼忍辱含垢。

  但王熙鳳和鴛鴦讓她說什麼“老劉,老劉,食量大如牛,吃一個老母豬不抬頭”,用烏木筷子戲弄她,還是脫出了劉姥姥的心理。畢竟被戲弄和被侮辱有很大差別。劉姥姥沒有情緒波動是不能的。

  吃完飯眾人來到探春房中時,一件小事引發了劉姥姥的一次情緒宣洩。

  (第四十回)板兒又跑過來看,說:“這是蟈蟈,這是螞蚱。”劉姥姥忙打了他一巴掌,罵道:“下作黃子,沒乾沒淨的亂鬧。倒叫你進來瞧瞧,就上臉了。”打的板兒哭起來,眾人忙勸解方罷。

  劉姥姥當著賈母的面打孩子,是非常不得體的行為,也代表她的情緒波動很大。

  劉姥姥“怒”未必是真怒。板兒的錯不過是小孩子鬧騰。按規矩不好在別人家打孩子,讓孩子哭鬧更不禮貌得體。但板兒指著探春帳子上的“草蟲”說“這是蟈蟈,這是螞蚱”,算是觸了劉姥姥的“逆鱗”。她忍辱負重來賈府“打抽豐”,斷沒有被家裡人嘲諷的意思。

  劉姥姥打板兒,同樣是曹雪芹借事描寫心理。劉姥姥被耍弄超出了心中底線,以至於她需要一個宣洩的契機。賈家人她不敢放肆,唯有借板兒“出氣”。

  劉姥姥打板兒透露出她心中的矛盾。曹雪芹藉此提出“母蝗蟲”也是告訴讀書人,並非林黛玉瞧不起劉姥姥,而是作者有意為之。她罵板兒:“倒叫你來瞧瞧,就上臉了”。與其是罵小孩子,不如說是自嘲自罵。

  說完劉姥姥,回頭再說賈探春的秋爽齋,可有太多說道了。

  (第四十回)探春素喜闊朗,這三間屋子並不曾隔斷。當地放著一張花梨大理石大案,案上磊著各種名人法帖,並數十方寶硯,各色筆筒,筆海內插的筆如樹林一般。那一邊設著斗大的一個汝窯花囊,插著滿滿的一囊水晶球兒的白菊。西牆上當中掛著一大幅米襄陽《煙雨圖》,左右掛著一副對聯,乃是顏魯公墨跡,其詞雲:煙霞閒骨格,泉石野生涯。

  案上設著大鼎。左邊紫檀架上放著一個大觀窯的大盤,盤內盛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右邊洋漆架上懸著一個白玉比目磬,旁邊掛著小錘。那板兒略熟了些,便要摘那錘子要擊,丫鬟們忙攔住他。他又要佛手吃,探春撿了一個與他說:“頑罷,吃不得的。”東邊便設著臥榻,拔步床上懸著蔥綠雙繡 卉草蟲的紗帳。

  秋爽齋的幾個特點完全契合賈探春的性格和人生,曹雪芹寫的非常細緻。

  一,賈探春喜歡闊朗,將三間屋子完全打通,一目瞭然代表了她的心胸和氣魄的巨集大。

  看似與蘅蕪苑類似,佈置格調更高雅,既是呼應後文蘅蕪苑賈母之語。也代表賈府教育,賈探春的品位和自我追求。自我是賈探春迥異於其他所有人的優秀品質。

  二,室內陳設各名人法貼,數十方寶硯,插筆如林以及米芾和顏真卿的真跡。說明探春對書法有特別的喜好和鑽研。

  賈家四春,琴棋書畫各擅勝場,賈探春善於書法,從室內陳設可見一二。

  而顏真卿的“直”,米癲的“刷”,代表了探春對書法的傾向,是在顏真卿的行楷規矩基礎上,探求米芾一樣的突破束縛。這才是賈探春一貫的性格解放和追求。

  三,汝窯花囊中“供”著數十隻水晶球兒一般的白菊。還記得賈探春的《簪菊》詩麼?“瓶供籬栽日日忙,折來休認鏡中妝。”菊花不是為了修飾探春的容顏,而是凸顯其高尚的追求和品性,不同俗流。

  四,顏真卿的“煙霞閒骨格,泉石野生涯”,是對米芾的《煙雨圖》的精煉。可以肯定就像秦可卿的房中秦太虛的對聯一樣,不可能是顏真卿的真跡。曹雪芹假託,還是在塑造賈探春的性格追求。

  在雲霞之中,山水之中,過著樸素而悠閒的生活是古代文人高士所向往的人生境界。

  短鬢冷沾三徑露,葛巾香染九秋霜。

  高情不入時人眼,拍手憑他笑路旁。

  賈探春以詩寄情,《簪菊》恰好與其室內陳設契合,也是她嚮往的自由。

  然而,事與願違。探春的一生註定是不可能平靜。如果說上段描寫代表了她平靜幸福的前半生。那麼“花梨大理石案”已經預定她將要面對的波瀾壯闊的人生與“離喪”有關。

  曹雪芹太善於伏筆和“間色法”。從秦可卿開始,所有人的居所都代表了居住人的性格和人生,含義各不相同。比方瀟湘館、蘅蕪苑、怡紅院和秋爽齋只針對個人。而秦可卿那間房,卻是現實中的太虛幻境,十二件陳設將金陵十二釵囊括其中。不提。

  賈探春房中最先需要注意的,是一張“花梨大理石案”,“梨”和“理”都是“離”。《紅樓夢》有“梨”的對方並不多。

  梨香院,先住薛姨媽一家三口,最終薛寶釵遭遇賈寶玉“離喪”。後住十二個小戲子,結局全部離喪,叵測難料。

  瀟湘館,滿院竹子,後院一株大梨樹和幾叢芭蕉。竹子代表瀟湘妃子林黛玉,芭蕉代表蕉下客賈探春。大梨樹代表二人日後會結伴“離喪”。

  君箋雅侃紅樓說了太多林黛玉和賈探春效仿瀟湘妃子二女同嫁,本文不多贅述。

  總之,曹雪芹在詳細描寫各處房屋陳設,尤其是借第三人的視角觀察時,就尤其需要注意。前文劉姥姥看到的瀟湘館是如此。後文的蘅蕪苑是如此。本文的秋爽齋更是如此!下面將重點解讀一下後半段的陳設,實在太重要了。

  五,大鼎、大觀窯大盤、佛手、白玉比目磬這四樣東西都不是普通物品。

  “鼎”代表宗廟傳承之器,更是帝王傳承的象徵。這是探春日後成為王妃的象徵。

  根據探春的影子嬌杏的伏筆,賈探春得寵後生下的王子,最後成為王國的繼承人,探春是做了太后的。

  注:賈探春的王妃,是與賈元春一樣的帝王妃,而非北靜王妃那種藩王妃。

  “大觀”是宋徽宗的年號,指盛大壯觀的景象;大觀窯,就是北宋官窯,也是帝王的象徵。對映日後賈探春“日邊紅杏倚雲栽”的尊榮。

  “佛手”了不得,要多說一點。賈探春房中大觀窯的大盤中盛放著“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預示她將因為“王妃”尊榮,享受數十年的福壽。

  《浮生六記》記載:佛手乃香中君子,只在有意無意間。《本草綱目》記錄:佛手“雖味短而香芬大勝,置笥中,則數日香不歇。寄至北方,人甚貴重。”

  斷此黃金體,施於祗樹林。

  度人難下指,合掌即傳心。

  佛手,顧名思義寓意佛緣,為佛前貢品。有佛緣者福祿深厚。寓意福壽雙全、子孫滿堂、通心達理、閤家歡樂。古人常作佛手畫,與石榴、蓮藕放置一處,代表福祿壽喜。

  數十個“嬌黃玲瓏大佛手”放置在賈探春的房中,寓意不言自明,且《紅樓夢》全文僅此一處是“真佛手”,為賈探春獨享。

  賈元春判詞圖畫中那個“香櫞”很特別,佛手是香櫞的變種,但香櫞又酸又澀不是福壽,反而寓意心有不甘。

  賈元春日後在賈家抄家之前被皇帝賜死。從判詞體現得很清楚。

  同樣都是“王妃”,妹妹賈探春因禍得福,享受了真正的福壽,就從這佛手上來。至於王熙鳳私藏賈母的那個“臘油凍佛手”,看她結局就知道,假的真不了!

  需要注意板兒得了賈探春贈予的一個佛手,與巧姐換了個柚子。寓意二人分得“福壽”,日後當有一段緣分。不提。

  “白玉比目磬”,是夫妻和合,琴瑟和鳴之意。

  君箋雅侃紅樓據此簡單推理出一個故事:賈探春與林黛玉二女同嫁異國為王妃,林黛玉為主,賈探春為媵。林黛玉不可能委身他人,很快淚盡而亡。賈探春卻因禍得福受到國王寵愛,“日邊紅杏倚雲栽”。日為國王,紅杏為探春,云為林黛玉。

  不久後,賈探春懷孕生了王子,母憑子貴,夫妻和合。日後王子繼承王位成了國王。賈探春榮升太后尊榮,福壽數十年。比之賈母更福壽無雙。

  還記得第一回跛足道人與癩頭和尚約定三劫之後北邙山相見。三劫是九十年,賈探春最可能是那個最後應劫之人。不提。

  六,窗外遍植梧桐,鳳棲梧桐寓意賈探春終成王妃的事實。賈母惋惜梧桐太細,暗指賈探春庶出命薄,遠嫁後又無父母兄弟襄助匡扶根基淺薄。這是探春之薄命。

  但是,細梧桐終將長大,引得鳳凰棲息,並且枝繁葉茂自成體系,也是賈探春遠嫁之後的另一方景象。“杏”者,僥倖也。

  大觀園那麼多居所,探春獨選秋爽齋,秋字寓意春不在,代指敗落。“爽”字是賈探春爽利的性格,暢爽的人生。

  《紅樓夢》大多數女兒的人生樂極生悲。而“秋”指悲,“爽”指樂。曹雪芹借秋爽齋暗示賈探春遠嫁之後的否極泰來。

  “爽”字是賈探春一生,出身瑕疵卻活得瀟灑。命途多舛卻快意人生,最終命運兩濟“僥倖”成王妃……探春大多數時候都能把握住自己的命運。秋爽齋這個“爽”字,實在是妙!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宋朝時期刺配是一種什麼樣的刑罰?誕生於何時?
下一篇:紅樓夢中薛寶釵從賈府搬走之後與史湘雲的關係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