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梁山劫富濟貧的好事做過多少次?他們的生活如何?

WellBay 1月前


  作為四大名著之一,《水滸傳》受到了很多讀者的熱愛,接下來*小編就帶來歷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梁山集團素以忠義自許,號稱“替天行道”,一則打擊貪官汙吏,二則救助百姓,劫富濟貧。前者不論,後者,查有先進事蹟如下

  一是,第六十六回,攻陷大名府後,開倉放糧。

  奪城後梁山武裝集團做了這麼幾件事:1,一面出榜安民,一面救滅了四下裡自己放的火。2,樑中書、李成等各家老小,能逮著的都殺了。3,把大名府庫藏中金銀寶物,緞匹綾錦,都裝車運回去。4,又開倉廒,將糧米賑濟滿城百姓,剩餘的也裝車運回去。

  這裡面最起碼第一第四件事值得表揚:殺人放火,那是純然的強盜;而放火之後竟然知道救火,可見仁心發端也;開倉放糧更是歷來農民革命的規定動作。

  二……呢,三……呢?

  很遺憾,沒有了。

  通部《水滸傳》,“劫富濟貧”的先進事蹟,只有這麼一回。

  會不會施耐庵以點帶面,其他的都省略了?還真不是。書裡梁山武裝集團每一回打劫,贓物處理都交代得清清楚楚,毫不含糊。

  不妨捋一捋。

  晁蓋團伙黃泥崗劫奪生辰綱,“十萬貫金珠、寶貝、玩器等物”,

  一小部分先各自分了,大部分後來帶上梁山;

  第三十四回,打破清風寨。殺劉高一家,“小嘍羅盡把應有傢俬、金銀、財物、寶貨之資,都裝上車子;再有馬匹牛羊,盡數牽了”。兩個“盡”字漂亮,可見劫掠之乾淨,統統歸於梁山了。

  第三十九回,江州劫法場,殺黃文炳一門四五十口,活剮黃文炳,“眾好漢把他從前酷害良民積攢下許多傢俬金銀,收拾俱盡。大哨一聲,眾多好漢都扛了箱籠家財,卻奔城上來”。這回辛苦,是扛著走的。

  第四十六回,宋江決策攻打祝家莊,明明白白說:“若打得此莊,倒有三五年糧食。”交代在前,打下祝家莊之後就沒有重複了。可知《水滸傳》是一句廢話也不說,不該省略的也絕無省略,書裡對每次打劫後的贓物處理都作交代,作者用心何如,我們斷不可馬虎過去。

  第五十三回,打破高唐州,殺高廉一家三四十口,“再把府庫財帛,倉廒糧米,並高廉所有傢俬,盡數裝載上山”。注意此處,作者強調指出,所劫奪者,不僅是貪官的個人財產,還包括公家府庫。

  第五十八回,打破華州,殺賀太守,“就開啟庫藏,取了財帛,裝載上車”。沒提賀太守個人財產,可能梁山學會抓大放小了。

  第六十七回,打破曾頭市,殺曾家一門老少,“抄擄到金銀財寶,米麥糧食,盡行裝載上車,回梁山泊給散各都頭領,犒賞三軍”。此處補充交代,運回去以後全部由團伙成員瓜分,並不做慈善事業的。

  第六十八回,打破東平府,殺程太守一家,“開府庫,盡數取了金銀財帛;大開倉廒,裝載糧米上車;先使人護送上梁山泊金沙灘,交割與三阮頭領接遞上山”。這裡進一步說明運送贓物回山的交割地點與轉運程式。

  你看看,運贓這一件事,方方面面,作者交代得有條不紊,一清二楚。

  綜上可知,

  1,梁山武裝集團攻城奪寨,主要目的之一是劫奪財物。

  2,劫奪的目標,早期是貪官的私產,後期更注重公家的庫藏。

  3,劫奪的目的,主要在於梁山內部分配;賑濟百姓,僅有大名府一回,僅限於糧食。估計大名府糧食庫藏太大,無法全部轉運。

  所以說呢,梁山集團劫富倒是沒少劫,濟貧麼,大抵卻不曾濟。劫富是為了濟自己。是怎麼個濟法呢?也就是說,梁山內部怎樣分配贓物呢?

  (三)梁山武裝集團內部分配方案

  梁山泊素來號稱“大碗喝酒,大塊吃肉,小秤分金,大秤分銀”,兄弟義氣,不分貴賤;有專家據此分析,梁山世界是一個近乎理想的平均主義社會,你有我有全都有哇!

  但是理想歸理想,依我們的經驗,現實大抵是另一回事。

  林沖火併王倫之後,晁蓋一夥“取出打劫得的生辰綱——金珠寶貝,

  並自家莊上過活的金銀財帛,就當廳賞賜眾小頭目並眾多小嘍羅”。

  剛剛奪權成功,需要收買舊隊伍,穩定人心,所以晁蓋痛痛快快拿出自己搶劫所得以及個人財產,頗有仗義疏財的風範。利益共享是建設隊伍的有效方法,但是具體怎麼分,這裡沒有細說。

  有一個案例值得參考。

  早期李忠、周通在桃花山落草,他們的分配方案是:將搶劫所得分作三份,李、周各一份,眾小嘍羅分一份。這個和現在的績效工資方案倒是神似,就是領導先切掉一塊,然後群眾再分。

  桃花山方案可能是同型別武裝集團內部分配的一個大致模式。確實是一種平均主義,只是平均的標準不一樣,大抵頭領與頭領平均,嘍囉與嘍囉平均,頭領佔大頭,嘍囉分小頭。這個差距有多大呢?

  以桃花山為例,小嘍羅有多少呢?“五七百人”。那麼頭領分得贓物就是小嘍囉的500倍至700倍。這大抵就是我們歷來嚮往的“等貴賤,均貧富”的真相。

  另一個案例:

  第十九回,晁蓋佔據梁山之初,打敗濟州團練黃安後,山下路過一個商隊,三阮、劉唐帶隊搶劫,杜遷,宋萬接應,晁蓋與吳用,公孫勝,林沖飲酒至天明。所劫贓物,“每一樣取一半收貯在庫,聽候支用;這一半分做兩份,廳上十一位頭領均分一份,山上山下眾人均分一份”。

  兩個案例比較,我們看到,梁山方案的一個突出優點是可持續性,預留了一半作為公共發展基金,不是搶了多少都分完造光,這就是大單位和草臺班子的區別了。

  第二個不同呢,管理層更加複雜,分配機制也就更復雜,不是所有的頭領都深入搶劫第一線,核心領導層只負責喝酒快活,但是同樣參加分贓。作為一個典型的反社會武裝犯罪集團,梁山在分配原理上惟妙惟肖地拷貝了他所反對的主流社會。

  再細化一點,還要注意:1,桃花山的一個特殊性:兩個頭領能耐相當。李忠周通都是菜鳥,沒有哪一方具有明顯優勢,能夠輕易壓倒對方,所以能形成平衡。2,晁蓋團伙立足之初,根基未穩,需要與梁山舊班子做好團結。所以,管理層內部採用1:1的方式分配。

  那麼在局面穩定,領導隊伍也壯大到108個,各個頭領能耐、位置、功勞有差的情況下,還可以這樣1:1地分下去嗎?肯定不能。否則何必要區分天罡地煞呢,就為了好玩嗎?要是魯智深和周通分同樣一份,我也不服啊。必須要分別乘上不同的係數,而且只負責喝酒快活的絕壁係數最大。忽然想起前些年搞績效方案搞得眼花繚亂,原來不過是從水泊梁山抄的。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水滸傳中,董平殺死岳父滿門的原因是什麼?為何這麼做
下一篇:袁術作為東漢末年割據群雄之一 袁術生平究竟是什麼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