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梁山四大高手是誰?他們都怕什麼堵東西?

WellBay 1月前


  在梁山好漢裡,永遠都有說不盡的故事,接下來*小編就帶來歷史故事,一起看看吧!

  世上沒有完人,也沒有無敵之將,所以看人不能求全責備,大將出徵也講究天時地利人和。比如我們熟悉的梁山四大高手,也都有致命弱點,或者說他們各有一怕。如果他們的弱點被敵人掌握,那結果可能就大大地不妙了。

  一提起梁山四大高手,我們首先想到的是馬上林沖步下武松,然後就是可能在馬上打過豹子頭林沖的玉麒麟盧俊義,還有在步戰中不輸行者武松的花和尚魯智深。我們都知道盧俊義林沖最怕枷鎖,只要戴上枷鎖,這二位的戰鬥力馬上歸零,而魯智深武松最怕啥,就需要讀者諸君好好琢磨一下了——琢磨之後就會發現,我們看到的可能只是表面現象。

  看過水滸原著的都知道,林沖和盧俊義都差點被董超薛霸幹掉——戴上枷鎖之後,他們面對水火棍,只能閉目等死,連一點反抗的念頭都沒有。

  盧俊義和林沖在董超薛霸面前都很慫,一旦戴上枷鎖,他們馬上矮了半截,即使是在生生死關頭,也絲毫沒有暴起反抗之心。

  讀者諸君都知道,盧俊義和林沖的力氣,比魯智深和武松也小不了多少,那木頭枷鎖就是包十層鐵皮,也困不住他們。但是面對照著腦門兒劈下來的水火棍,他們兩眼一閉,只盼著那棍子敲得力氣再大一些,能讓自己少一些痛苦。

  如果盧俊義林沖敢於反抗,別說董超薛霸,就是魯智深武松,也不可能輕鬆取走他們的性命。

  為什麼盧俊義林沖戴上枷鎖就像孫悟空戴上了緊箍咒?細看之下我們發現,盧俊義林沖怕枷鎖只是表象。他們怕的不是枷鎖,也不是董超薛霸,而是大宋律法!

  有一句話叫做“日子越好膽子越小”,盧俊義和林沖此前的日子太好了。盧俊義是大名府首富,這一點自不必說,就是豹子頭林沖,世代在京城當禁軍教頭,其家底也是十分豐厚的。

  林沖能花一千貫買一把他未必用得上的寶刀,說明他至少也是家財萬貫。這一千貫錢,在農民眼裡,就是一千頭豬或二百到五百頭牛(《中國農史》2008年第一期《宋代牲畜價格考》記載,北宋一頭成品豬大約一貫錢,一頭牛兩貫到五貫,一隻羊五百文,南宋時期物價飛漲,最高的時候一頭牛能賣一百貫,百姓抱怨“牛價百倍”)。

  有這樣的富裕生活,盧俊義林沖的人生信條就是能忍則忍,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習慣成自然,在生死關頭,也忘記了反抗。

  如果換做房屋一間地無一壟吃了上頓兒沒下頓兒的黑旋風李逵,別說董超薛霸,就是宋徽宗趙佶來了,他也敢一拳撂倒之後做成燒烤。

  不僅僅是盧俊義林沖害怕枷鎖,即使是豪邁如魯智深、果敢如武松、狡詐如宋江,對枷鎖背後的大宋律法也是存有敬畏之心的,所以魯智深三拳打死鎮關西之後流落江湖,武松鬥殺西門慶之後投案自首,鄆城押司宋江在發配路上,一直坐在兩個解差下首。

  因為性格不同、遭遇不同,在絕望之後,魯智深武松都選擇了奮起反擊——腿肚子上貼灶王爺人走家搬、一人吃飽全家不餓,魯智深和武松沒有那麼多牽掛和留戀,所以他們才表現出了忍無可忍無需再忍的英雄本色。

  被安逸生活消磨了稜角,盧俊義林沖對枷鎖及枷鎖背後的王法有一種深入骨髓的畏懼,而魯智深武松則保持了自己不平則鳴的英雄本色,他們不肯戴上枷鎖,即使戴上了,也會爆發扯碎。

  不懼怕枷鎖,並不代表無所畏懼,於是有人說魯智深也有一怕——這位大俠最怕捱餓,餓著肚子的魯智深戰鬥力減半。

  但是我們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魯智深怕餓也是表現——他怕的不是捱餓,因為他寧肯捱餓,也不肯強奪弱者的飯食。

  讀者諸君都知道,魯智深之所以首戰輸給生鐵佛崔道成和飛天夜叉丘小乙,就是因為餓得頭昏眼花手軟腳軟,而掄動混鐵禪杖又是個力氣活,所以他只好拖著禪杖跑路。

  這時候我們就要問一句:“魯智深為什麼會捱餓?”

  魯智深餓得戰鬥力衰減,還是因為他心中有一道不可突破的底線,他原本可以吃飽,是他聽那幾個老和尚說得可憐就自己放棄了:“智深吃五七口,聽得了這話,便撇了不吃。”

  寧肯捱餓也不肯搶飯吃,這就是魯智深的底線:魯智深怕餓不假,但他更怕的,是做出違背自己良心的事——餓死事小,失德事大。

  盧俊義林沖怕枷鎖,魯智深怕捱餓,連老虎都敢打的行者武松怕什麼呢?有讀者說:武松這輩子最怕的就是女人,因為在武松眼裡,女人比老虎還可怕!

  對“武松怕女人”的說法,筆者還真找不出反駁的話來說。細看水滸原著就會發現,武松這輩子就是吃了女人的虧,或者可以說,武松之所以從陽谷縣都頭變成假冒頭陀,有三個女人起到了關鍵作用。

  如果沒有潘金蓮毒殺武大郎,武松就不會連殺二人而刺配孟州;如果沒有玉蘭與張都監聯手做局,武松也沒必要大戰飛雲浦血濺鴛鴦樓;如果沒有母夜叉孫二孃吃掉過一個頭陀,武松可能還是以本來面目遊走江湖並最終投奔二龍山。

  以武松的江湖經驗和高超武功,即使不化妝,也不會落到官府手裡,江湖經驗遠遜於武松的花和尚魯智深尚且能去看自己的“海捕文告”,武松如果不想被抓到,來百十個衙役,也抓不住他。

  武松是個大英雄,但是英雄難過美人關,經常在女人手底下吃虧的武松,後來見了女人就一個頭變兩個大,在蜈蚣嶺鬥殺飛天蜈蚣王道人之後,面對被解救出來的女子,武松連頭都不想抬,或者是不敢抬:“那婦人捧著一包金銀,獻與武行者乞性命。武行者道:‘我不要你的,你自將去養身。快走,快走!’”

  在低頭揮手“攆走”那女子之前,武松跟那女子還有幾句很有意思的對話:“那婦人道:‘師父,你要酒肉吃麼?’武行者道:‘有時,將來請我。’那婦人道:‘請師父進庵去吃。’武行者道:‘怕別有人暗算我麼?’那婦人道:‘奴有幾顆頭,敢賺得師父!’”

  連老虎都不怕,連朝廷命官都敢殺的武松,在女人面前總是顯得有點手足無措:有酒肉我就吃點,沒有就拉倒。

  那女子請武松進屋吃喝,武松居然露出了一絲畏懼:“你不是下套兒讓我鑽吧?”

  武松為什麼怕女人?當然不是打不過,如果武松有心提防,也沒有人能坑得了他。但是正如武松自己所說的那樣,他的拳頭“平生只要打天下硬漢,不明道德的人”,而女人不是硬漢,如果沒做出傷天害理之事,武松見了她們,也是能繞著走就繞著走。

  看完梁山四大高手的各自一怕,我們似乎對人生和人性也能有一些新的理解:盧俊義林沖怕枷鎖是表象,魯智深怕捱餓也是表象,武松怕女人更是表象,他們真正敬畏的,是當時的王法和道德。

  我們敬佩魯智深武松的英雄豪氣,也能理解盧俊義林沖的“畏縮怯懦”,而那個什麼都不怕的李逵和敢笑黃巢不丈夫的宋江,則顯得那麼討厭——我們不知道這廝們到底有沒有畏懼之心,如果有,宋江和李逵最害怕什麼?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蘇軾與曹子方賞花所作:《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下一篇:紅樓夢中石榴裙是什麼物件?暗喻著香菱的悲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