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軾與曹子方賞花所作:《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WellBay 1月前


  下面*小編帶來蘇軾的《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原文及賞析,感興趣的讀者和*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

  (宋)蘇軾

  怪此花枝怨泣,託君詩句名通。憑將草木記吳風。繼取相如雲夢。

  點筆袖沾醉墨,謗花面有慚紅。知君卻是為情穠。怕見此花撩動。

  註釋

  ⑴西江月:詞牌名,原唐教坊曲。

  ⑵再用前韻:指用前首《西江月·公子眼花亂髮》詞韻。曹子方,名輔,曾以文章從東坡遊。此詞題序,《注坡詞》作“真覺府(院)瑞香一本,曹子方不知,以為紫丁香,戲用前韻。”當為東坡原詞序文字。

  ⑶名通:指通曉了花之名稱。曹子方誤將瑞香花說成是丁香花,故詞首有“怪此花枝怨泣”之語。

  ⑷吳風:指吳地的風物土產。

  ⑸相如雲夢:《注坡詞》注云:“司馬相如為《子虛賦》,而載雲夢之饒,故山川土石、草木禽魚,無不畢究。”然句前有“繼取”二字,意在說明“相如雲夢”之詞語也是誤指的。

  ⑹醉墨:指酒醉時所寫出的詩句。

  ⑺謗花:指曹子方誤將珍貴的瑞香花稱之為尋常的丁香花,則是“謗”(說其壞話)。

  ⑻情穠(nóng):情感豐富。

  白話譯文

  怪不得這棵花枝怨恨流淚,因為憑你的詩句而把“瑞香”作為“紫丁”的名聲揚出去了。你的詩句記吳國的風物土產,繼承若司馬相如《上林賦》記雲夢風物土產的錯誤。

  曹子方醉中提筆寫詩,把紫丁香誤作瑞香花,而臉上顯出了慚愧的顏色。你不必慚愧臉紅,我懂得你的情感豐富,恐被這奇香的瑞香花撩動起來。

  賞析

  上片寫瑞香花埋怨曹子方誤將丁香花名己,而感到委屈,下筆奇兀,引人入勝:“怪此花枝怨泣,託君詩句名通。”珍貴的瑞香花被說成尋常的“紫丁香”,不僅抱怨甚至哭泣,可見事關重大,這就暗喻出瑞香花的不同凡響。“憑將草木記吳風。繼取相如雲夢。”詞人自己也站出來為珍貴的瑞香花鳴不平,甚至直批友人的錯誤。這是延續了司馬相如錯把蘆橘產生在陝西的謬誤。文字全用議論,但卻帶著袒護瑞香花的濃厚情感寫出,誠如沈德潛《說詩啐語》所說:“議論須帶情韻以行”,於是,理念浸透了審美情感,令人毫不感到枯燥乏味,反覺自然流轉,淡中有味。

  下片反轉為友人辯護,章法變新,相反相成,頓成奇趣:“點筆袖沾醉墨,謗花面有慚紅。”“知君卻是為情裱。怕見此花撩動。”接著,詞人又為友人解圍,替他尋找一時誤解的原因。全詞自批自答,既指出了曹子方的錯誤,又為之打出圓場,表現了詞人與曹子方的友誼深厚,親密無間。

  此詞在頌揚瑞香花之珍貴,卻從友人曹子方誤稱其“紫丁香”寫起,從側面落筆,效果尤見顯著。全詞直抒胸臆,平易真切,筆法跌宕,體物寄意,可謂素描本色。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賀鑄佳作賞析:《西江月·攜手看花深徑》
下一篇:水滸傳中梁山四大高手是誰?他們都怕什麼堵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