賀鑄佳作賞析:《西江月·攜手看花深徑》

WellBay 1月前


  下面*小編帶來賀鑄的《西江月·攜手看花深徑》原文及賞析,感興趣的讀者和*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西江月·攜手看花深徑

  (宋)賀鑄

  攜手看花深徑,扶肩待月斜廊。臨分少佇已倀倀,此段不堪回想。

  欲寄書如天遠,難銷夜似年長。小窗風雨碎人腸,更在孤舟枕上。

  註釋

  西江月:詞牌名,原唐教坊曲,後用作詞調。又名“白蘋香”、“步虛詞”、“晚香時候”、“玉爐三澗雪”、“江月令”。調名取自李白《蘇臺覽古》“只今唯有西江月,曾照吳王宮裡人”。

  攜手:手挽手,形容很親密的樣子。深徑:花叢深處的小路。

  扶肩:肩並肩。

  臨分少佇:臨別時少作佇立,表示不忍分離的情態。佇,久立而等待。倀(chāng)倀:迷茫不知所措貌。

  此段:近來。《宋書·謝莊傳》:“此段不堪見賓,已數十日。”

  難銷:即難消,難以經得住。

  白話譯文

  攜手看花,漫步芳叢深徑;扶肩待月,雙雙共倚斜廊。匆匆惜別時,已悵然無措,那情景,此時不堪再回想。

  欲寄書信,卻恨人如天遠;難捱長夜,漫漫夜似年長。小窗風雨清冷,聲聲碎人愁腸,更無奈,獨眠孤舟枕上。

  賞析

  此詞寫與情人的別後相思。上片起首二句以極其工整的六言對句,追憶昔日歡會的美好情景,溫馨旖旎地寫出了男女歡會這樣一種典型環境中的典型情態:一對情侶,奼紫嫣紅、爭芳鬥豔的小園深徑裡攜手賞花,夜靜人寂、涼風習習的幽雅斜廊上扶肩待月,卿卿我我,情意綿綿。這兩句極其生動而概括。

  接下來兩句一反起首二句追憶歡會時的熱烈纏綿,陡然轉入當日回想時的悲涼,形成感情上的巨大落差,從而給人以強烈的震撼,產生了動魂蕩魄的藝術效果。上句以一“已”字,突出了惜別之際,稍作延佇,已經若有所失、悵然迷茫的悲哀;下句又以“不堪”二字相呼應加倍寫出當日回想時的痛心疾首,悽婉欲絕。這兩句與李商隱《錦瑟》詩中所謂“此情可待成追憶,只是當時已惘然”可謂意境相類,但各盡其妙。

  上片四句,兩句一層,情調大起大落。詞人一開始就將歡會寫得纏綿熱烈,細膩逼真,然後當頭棒喝,由熱烈纏綿一下反跌到悲涼悽慘,形成情感洪流的巨大落差,從而給人以強烈的震撼,使詞作含義深遠,餘味無窮。

  下片四句,筆法又有所不同。詞人如剝筍一般,層層深入地具體說明往事不堪回首的原因。第一句“欲”字,是說自己主觀上的願望。和心上人分別之後,羈宦天涯,見面固然已屬痴想;然而不料就連互通音問,互慰愁腸這一點願望也由於人如天遠,書無由達而落空。主觀的願望被客觀的現實無情地擊碎,這種情況下去回想舊日的歡會,這是一“不堪”。第二句“難”字,是客觀環境對自己所造成的影響。一個人對著孤燈,悽清寂寞,百無聊賴,漫漫長夜中咀嚼著分離的痛苦,當然會產生長夜如年那樣難以銷磨的無限感慨。這是二“不堪”。第三句“小窗風雨”是耳邊所聞。聽著風雨敲打窗扉之聲,詞人不禁肝腸俱碎。“碎”字極煉而似不煉,情景兩兼,可稱得上是著一字而境界全出。這是三不堪。第四句收束全詞,以“更”透進一層,指出以上之種種,全發生;“孤舟枕上”,把羈旅愁思、宦途棖觸與戀情打成一片。這是四“不堪”。這四“不堪”齊於一身,已使人難以承受,何況又紛至沓來,一時齊集。

  全詞用筆句句緊逼,用意層層深入,沉鬱頓挫,情厚意婉,將主人公與戀人的別後相思之情抒寫得淋漓盡致。不愧為愛情詞中的佳作。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辛棄疾的冷門詞作:賞析《西江月·漁父詞》
下一篇:蘇軾與曹子方賞花所作:《西江月·再用前韻戲曹子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