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棄疾的冷門詞作:賞析《西江月·漁父詞》

WellBay 1月前


  下面*小編帶來辛棄疾的《西江月·漁父詞》原文及賞析,感興趣的讀者和*小編一起來看看吧!

  西江月·漁父詞

  (宋)辛棄疾

  千丈懸崖削翠,一川落日鎔金。白鷗來往本無心。選甚風波一任。

  別浦魚肥堪膾,前村酒美重斟。千年往事已沈沈。閒管興亡則甚。

  註釋

  西江月:詞牌名,此體雙調五十六字,上下片各四句,三平韻。

  削翠:陡峭的綠崖。

  一川:猶滿川。鎔金:熔化金屬。亦特指熔化黃金。

  選甚:不論怎麼。

  別浦:河流入江海之處稱浦,或稱別浦。膾:把魚切成薄片。

  沉沉:悠遠。

  則甚:做甚,做什麼。

  白話譯文

  陡峭的綠崖有千丈餘高,落日照在江面上泛著金光。白鷗翔遊是它的天性,既然風波無法預料又何必管它?

  魚肥美新鮮,正是吃魚的好時節,前村好酒值得喝乾了再斟。前事已隨時間深埋,興盛或是衰敗又有何關係?

  賞析

  這首詞是寫江行採石所見所感的,雖自稱“戲作”,其實寄慨遙深。

  上片寫江行所見。“幹丈懸崖”,言採石江岸高峻陡峭;“削翠”,言江岸壁立如削,卻草木蔥蘢。如果說“千丈”句寫江岸,而“一川”句則寫江水。廖世美《好事近》詞說:“落日水鎔金。”此句化用廖詞,言落日的餘輝照射在江面上,一川江水像鎔金那樣燦爛。落日熔金,懸崖削翠,作者從這兩個側面,表現出採石水光山色之壯美。“白鷗”句寫江上的沙鷗;“選甚”句寫江上的遊人。白鷗在江上自由飛翔,毫無戒心,與人和諧相處;而人則乘舟遨遊,任其所之。張志和《漁歌子》說“能縱棹,慣乘流,長江白浪不曾憂”,還談什麼“今日任風波”,則其江行之安閒可知。

  下片寫江行所感。“別浦”二句寫江行生活。“別浦”句映帶開頭兩句,寫長江沿岸水產豐富,魚蟹肥美,可供享用。“前村”,和“別浦”對應,言前行途中有江村可以沽酒。“重斟”二字,足見其逢酒必飲。蘇軾《漁父》詞說:“酒無多少醉為期,彼此不論錢數。”又說:“酒醒還醉醉還醒,不論人間今古。”“前村美酒重斟”,似與蘇詞意近,所不同者,蘇寫漁父,辛寫自己而已。採石為江防要地,歷代南北戰爭,多於此渡江。宋開寶七年(974),曹彬率師攻取南唐,於此渡江不必說了。隋開皇九年(589),韓擒虎滅陳,也是由此濟師。至於東漢、晉、樑之師,出入建康,率皆由此。因而,採石成為歷代王朝興衰的歷史見證。“千年”二句,言上述歷史的變革,王朝的興衰,均已成為往事而銷聲匿跡,為何還去管他?作者借漁父之口出以曠達之語,實質上是反映了他對南宋朝廷的失望和不滿。不管興亡,正是對於興亡之事的執著,這裡不過是故作反語而已。在稼軒詞中反映出世思想的作品,有些是出於一時的憤激,有些則的確表達了真情實感,必須根據作者當時的具體處境,結合同時的其他作品,以及這類詞篇的本源,來作全面而具體的分析。

  免責宣告:以上內容源自網路,版權歸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創版權請告知,我們將盡快刪除相關內容。


上一篇:蘇軾的詠瑞香花詞:《西江月·真覺賞瑞香二首》
下一篇:賀鑄佳作賞析:《西江月·攜手看花深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