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前大洪水時期為何只有中國在治理其他地區都在跑?

WellBay 13天前


最近很多人對史前大洪水也非常的感興趣,很多人也都問了,這個史前大洪水話說當時只有中國在治理,其他地區好像就放棄抵抗了,不治理了,那麼這個說法是不是真的,又為什麼只有中國在治理呢?對於這些個問題,下面我們一起來簡單的分析揭祕看看具體的原因吧。

我談這個問題比較隨便,想什麼就說什麼。在史前大洪水的記載中,確實只有中國是在治水,其他民族和國家都在逃命。我們更多的是在這一個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的,所以我們認為我們自己的生產力以及文明的特徵就是由此發端,這麼說確實有自己的道理。

但是某種程度上也決定了我們未來的歷史包袱。對於這種巨大的天災,我們首先想到的是自我改善通過。各個部落聚集起來,治理洪水之後戰勝自然。戰勝自然所凝聚起來的強大的部落力量,最終成為一個強大的部落聯盟,甚至是強大的極權主義國家,東方文明的發展由此開始。

但是受制於我們團體的力量,戰勝自然這一個特點,我們的文明更多的也打上了集體主義的烙印,又或者說是極權主義的烙印。在洪水大體治理結束以後,大禹聚集個部落,加強最初始的部落王權。對於違反命令以及對大會響應不積極的部落首領進行流放處理。所以說這一場巨大的自然災害雖然使得我們凝聚起來,但同時我們的部落發展也步入到了一種等級階層,權力階層的構成體系之下。這種體系有王全變成皇權,再到專制以及獨裁,大體看來一脈相承。

西方神話體系或者是宗教體系之下的大洪水,其實有兩個部分。第一個是多神教時期,也就是我們所說的奧林匹斯眾神時期的洪水,第二個部分也就是一神教,我們可以說他是耶和華,也可以說是真主安拉。但不論怎樣,這一一神教宗教體系之下的世紀洪水。兩者雖然記載的基本路子相同,也都有類似於諾亞方舟的東西,但寓意是不一樣的。

對於不信教的我們來講,沒有什麼區別,它只是一個故事,而多神教時期的洪水更多地象徵宙斯天神發怒而給人類帶來的災害。同時也表明了人類自誕生以來的種種罪惡以及其應得的懲罰。之後的一神教的基本論述和邏輯也是如此。可以說,正是因為人類的部分原罪而導致上帝必須要做出一種格式化的處理。

但是人們更多的是瞭解到這一神話體系之下的這一個部分之後的問題之後發生了什麼,我們基本上無從瞭解。但實際上西方一神教體系之下,對於諾亞方舟,對於史前洪水,最終的結果是有一個定論的。當諾亞方舟中的生物重新見到陽光以後,上帝藉由天使向人類下達了指令。上帝保證人類再也不會遭受此等洪水的世紀性災害。

上帝與人類共同訂立自然契約,並且以彩虹為誓,讀到這裡,我們是否有一個感受?西方的契約精神其實也融入到了宗教體系和宗教神話當中。上帝與人在諾亞方舟任務結束以後的自然契約確立了人類真正獲得自我意義上的自由。命運由自己改變,由自己承擔,而不再由上帝嚴管。在契約方面,上帝與人類是平等的,雙方共同遵守契約。

西方多神教時期的宙斯在諾亞方舟任務結束以後,其實也提出了類似的自然契約。這種契約精神在西方文明的體系內雖不能說是是決定,但是也從來不能夠忽視其契約的力量。而且,契約只是雙方的約定,並不存在正義與邪惡,平等與不平等,只限於雙方之間的相互認可。所以在西方文明為主導的社會當下,契約精神只是一種約定,他並不能夠保證絕對的公平與平等。但其最根本的重要性在於雙方之間的相互認可,不能反悔。

標籤:

上一篇:古代和尚自稱"貧僧"和"老衲"有什麼區別
下一篇:狄仁傑為什麼深得武則天的信任